武漢肺炎病毒究竟是誰研發的生化武器?

0
780

日前印度學者指稱,武漢肺炎病毒S蛋白被插入類愛滋病毒基因。
印度專欄作家Anand Ranganathan發推文說:
「 哦,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HIV病毒樣的插入物,這在其他任何冠狀病毒中都沒有發現。他們暗示了這種中國病毒
被設計出來的可能性。如果是真 那就太可怕了!」

美媒質疑該病毒是中共研發的最致命生化武器。
早在印度學者發表論文之前,美國財經博客網站「零對沖(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
中共此前通過科技間諜盜竊了加拿大科研專案中的新型冠狀病毒,用於生化武器研發。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參與中共生化武器研發的機構之一,武漢肺炎爆發疑似源於該研究所的病毒洩漏。

中共軍事網站承認新型冠狀病毒是人工製造但將矛頭指向美國中共軍事網站《西陸戰略》1月26日發表題為《武漢病毒4個關鍵蛋白被替換,可精准攻擊華人》的文章。

該文章承認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承認武漢肺炎病毒與SARS很像,「關鍵在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 。
第一, 其目地就是為了偽裝成SARS病毒,讓防疫者難以分辨,誤入防治『非典』的老路,延誤救治的時間。」
「第二是使它具有『有很強的對人感染能力』達到快速蔓延和傳染的目地。
這種滅絕人性的生物技術是蝙蝠和竹鼠幹的出來嗎?」
「在自然界環境中即使一萬年,也不可能實現如此精准『4個關鍵蛋白』的『替換』!」
「事實證明,武漢病毒只能是實驗室人為干預製造產生的!」

文章把『從非典到武漢新型肺炎,看美國種族滅絕計畫』作為小標題,用黑體字突出,指責美國製造了生化武器,可精准攻擊華人。

文章的另一個黑體小標題說,『專挑中國人下手!這種病毒死的96%是華人』
文章暗示武漢病毒是一場生物戰,且更具威力,
「原子彈厲害嗎?在基因武器的面前,原子彈或是氫彈,或許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武器!」
真是美國製造了生化武器嗎?
我们有必要先来看看二十年前,中國國防部長遲浩田的一篇內部講話:
《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其中闡述了確保中國民族復興的一項長期計畫。
他說,必須抓住三個關鍵問題。
首先是生存空間的問題,因為中國人口嚴重過剩,環境惡化。
因此,第二個問題是,共產黨必須教育中國人民「走出去」。
他的意思是征服新的土地,通過「殖民」來建立「第二個中國」。
由此引出了第三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即如何對待「美國的問題」。
遲警告說:
「這看起來令人震驚,但邏輯其實很簡單。『中國』與西方戰略利益存在根本衝突。因此,美國永遠不會允許中國侵佔其他國家來建設第二個中國。美國擋了中國的路。」
遲解釋道:
美國會允許我們出去獲得新的生存空間嗎?
首先,如果美國堅決阻止,我們就很難對臺灣、越南、印度甚至日本採取
任何有意義的對策,(所以)我們能得到多少生存空間?很簡單!只有像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才有廣闊的土地來滿足我們大規模殖民的需要。」
他說: 「我們不會愚蠢到想要和美國都使用核武器導致同歸於盡。」
「只有使用可以殺死大量人口的非破壞性武器,秘密就在於生化武器。當然,」他補充道,
「我們沒有坐以待斃,在過去的幾年裏,我們抓住機會掌握了這類武器。」
中國共產黨認為生化武器是「滅掉美國」的最重要武器。
遲認為是鄧小平將生化武器置於所有武器種類之首:
「當鄧小平同志還活著的時候,黨中央明察秋毫地做出了不發展航母戰鬥群的正確決定,轉而集中精力發展能夠消滅敵國大量人口的殺傷性武器。」
這似乎難以置信,但遲浩田認為自己是一個
「人道主義」的共產主義者,因此承認自己在這件事上的個人感情是複雜的:
「我有時想,中美成為敵人是多麼殘酷。
畢竟,他指出,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幫助了中國。中國人民記得美國
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從長遠來看,」遲浩田說,「中美關係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
但是美國是當今世界上最成功的國家,只有我們把它的一切有用經驗都學到手,我們將來才能取代它。」

不要忘了,我們的文明史一再告訴我們:「一山不容二虎」我們要有兩手準備。如果生化武器偷襲成功,中國人民將在對美鬥爭中付出最小犧牲代價。
但是如果不成功或引發美國的核報復,中國恐怕就要遭受損失過半人口的災難,所以我們要做好大中城市的空防準備。
但不管怎樣,為了黨和國家及民族的前途,我們只能大膽往前走!
不管有多少艱難險阻,不管要作出多大犧牲!
人口即使死了過半,還能再生出來,而共產黨一旦垮臺,就一切都完了!
永遠完了!
我講到這裏,難免有人會問:那麼我們在美國的幾百萬同胞怎麼辦?
他們說,我們不是反對中國人殺中國人嗎?
遲說,這些同志很迂腐,太不講究實際了。
我們如果堅持中國人不殺中國人,我們能解放中國嗎?
從另方面來講,在美國的華人,大多數人都是我們的負擔,他們受資產階級
自由化思想薰陶慣了,不容易接受我們党的領導。
如果他們生存了下來,我們以後還要搞運動對付他們,改造他們。
我們不要忘記了,我們打倒國民黨解放中國大陸時,有那麼多資產階級和知識份子都舉雙手擁護我們,但後來我們還不是要搞「鎮反」和「反右」來重新清理和改造他們嗎?
有些人隐藏很深,到了文革才被挖了出来。
西方意識形態已經在世界範圍內佔據了主導地位,西方的人性論和人權觀
對中國青少年的滲透日益加強。
所以,我們本來對人民的態度沒有很大把握。如果我們的人民基本上反對我們在美國搞「清場」,我們當然就需要要有相應的應對措施。

說到這裏,大家也許可以理解,為什麼近來我們發決定,要進一步宣傳無神論。
如果讓西方的有神論到中國來把我們掏空,如果讓中國的老百姓都去聽神的話、跟神走,還會有誰能老老實實地聽我們話、跟我們走?
如果老百姓不相信錦濤同志是合格的領袖而對他打問號、要監督他,如果我們教會的教徒置疑我們為什麼要到教會裏去領導上帝,我們党還能領導中國嗎?!」
現在我們似乎正處在當年革命大軍飲馬長江的關鍵時刻,只要我們牢牢抓住
軍事鬥爭準備這最根本的一條,中央相信,只要我們一舉解決了美國問題,
我們國內的問題全都會迎刃而解。
所以我們的軍事鬥爭準備表面上是(敏感詞類),實際上是針對美國,遠遠超過打航母打衛星的範圍。
遲還說,「我們的經濟發展就是為戰爭做準備的! 」
這不是為了在短期內改善中國人的生活。
不是要建立一個以消費者為導向的資本主義社會。
他公開表示,「我們仍然強調以經濟發展為中心,但事實上,經濟發展是以戰爭為中心! 」
就在遲浩田發表演講後不久的2003年,他辭去了國防部長一職,同年中國爆發SARS(冠狀病毒)疫情。
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年,中國政府決定在武漢建立P4病毒實驗室。
根據遲浩田的講話來看,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是不是該市P4微生物實驗室武器化病毒引起的?

「偉大遊戲印度」(Great Game India)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是中共在其詭計中實現全球邪惡共產主義的一種新型武器。
看到這裏,你靜下心來想一想,可不可怕!
是誰在製造生化武器?為什麼製造生化武器?
目前,西方國家還沒有掌握中國參與西方P4微生物實驗室的潛在動機(病原體致死率4級實驗室)。
現在,在中國的中心城市武漢,在中共P4病毒學實驗室(專門研究致命病毒)外一場新型冠狀病毒正在大肆流行。
班農說,「西方世界的人民如此地難以理解,一些政府怎麼可以在實驗室創造出武器,而這種武器可能洩露殺死自己的人民?
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西方政府難以置信。所以第一步是找出武漢肺炎是自然產生的還是人工合成的。」
「如果它(新型冠狀病毒)被發現不是自然產生的病毒,如果任何部分是被合成的,中國共產黨就完了!它們會崩塌。世界會轉向與它們對抗!包括那些中國人,他們會說,再也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了。」
因此,必須馬上對武漢的疫情進行調查,必須讓真相大白於天下。

#生化武器 #武漢肺炎病毒 #人工合成 #遲浩田 #武漢P4病毒實驗室 #新型冠狀病毒
……… ………. ………. ……… ……….. ……… ………

敬請關注真相傳媒 Truth Media各大媒體發佈平臺:
真相傳媒網站 https://www.truthmedia.info
YouTube https://tinyurl.com/youtube-truth-chinese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ruthMediaCHN
Pinterest: https://www.pinterest.com/truthmediainfo/
網門 https://tinyurl.com/truth-ogate

回复

請輸入您的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