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換肺與活摘器官

0
452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失控,北京黨媒持續報導「好消息」,據3月1號陆媒報導,江蘇省一名59歲男性在武漢肺炎病癒後,肺部功能已嚴重受損不可逆,2月29號接受中國肺移植權威陳靜瑜的手術,已成功完成「雙肺移植手術」,是全球肺炎確診病患成功完成肺部移植首例,並宣稱這起手術對降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有較大意義。

許多網友聞訊後不是大聲喝采,而是驚恐質疑「肺哪里來的」?
以前為了腎、為了肝可以不計後果不計成本的殺人, 現在連肺都給盯上了。我也納悶,這移植的肺源是從哪裏弄來的?不會是鈦合金納米材料的吧?

權貴們無懼肺炎呵呵肺移植來了不寒而慄!
公開殺人,作孽啊
腦死亡, 人為吧
到底是誰用了誰的肺?此位59歲男性為何方人物?如何做到這麼短時間找到供體?比肺炎更恐怖!很想知道這人是誰?能下這麼大功夫被救治,而且還能配型沒有排異反應的肺
這麼神速!

看來沒得肺炎的健康的普通人,犯人照樣逃不過這場疫情。
這個肺供體,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是活體器官移植吧?
殺人換肺嗎? 這下會死多少人
報導中關於器官來源,只有短短30個字提及:
“肺源系外地腦死亡患者愛心捐獻,在外省獲取經高鐵轉運7小時至無錫。”
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這名腦死亡者提供的肺臟,還得相當健康、沒有病毒,才能提供手術移植使用。
另外,取得肺臟的時間相當快速,快得有點令人驚訝。
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我們假設病患在24號連續核酸檢測呈現陰性這一天,
就決定要移植器官,那麼從尋找器官供體到29號實施手術之間,只有不到5天就完事了。

實際上,器官配型是不容易的事情,隨便一名意外腦死亡的人,就能輕易地跟江蘇這位病患配型成功?
所以,這次肺臟移植手術,應該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真的這麼巧,剛好有人在外地腦死亡,而且肺臟剛好可以和江蘇的病患配型成功。
第二, 中共活摘器官、盜賣器官的大型器官供體庫,還存在著,還在秘密地進行黑市買賣,所以才能快速找到健康的器官來源,快速找到準確的配型供體,快速地運輸到位。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一場魔鬼的交易,是用殺害一個活人的生命,去換取另一個人的存活。

早在2006年,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的暴行首次被證人與海外媒體揭露後,引發國際社會震驚。
當時,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了獨立調查團進行調查。
調查報告中提出一個關鍵重點:
“在世界其他地區,等待器官移植往往需要數月甚至數年;而在中國卻短得令人不可置信:只需數日。”
這一點,正好與我們看到的江蘇肺移植案例的驚人速度,相當符合。

報告中還提到,中共能夠在全國各地成立這麼多專門的器官移植機構,顯然中共對於器官來源是有把握的。
報告還說:“(中共)知道一群現在還活著但明天會死去的人可以提供器官。這些人是誰呢?
大量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為此提供了一個答案。”
負責帶領這次手術的醫生,是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也是中國國內的肺移植權威,被稱為「中國肺移植手術第一人」。

然而,尷尬的是陳靜瑜也是海外國際組織追查活摘器官的主要涉案人。
在追查國際組織的網頁上寫著,陳靜瑜自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參與實施131例肺移植及129例供肺獲取。”
“(陳靜瑜)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
2015年,有媒體在陳靜瑜的微博日記上發現,他從7月到9月底,相當頻繁地進行肺移植手術,經過配型成功的肺臟供體,幾乎是「隨要隨到」,相當不可思議。
所以,陳靜瑜雖然是肺移植名醫,卻也是活摘器官的知名涉案人。
這次新冠肺炎的肺移植手術由他領軍,但器官來源卻又輕描淡寫、語焉不詳,難免給人留下許多問號與質疑。

另外,這次在江蘇接受肺移植的患者,他的真實身份是誰?
為什麼能讓陳靜瑜這樣「權威」的專家,穿著防護服、冒險親自出手,而且還能動用高鐵「7小時」快速運送肺臟,到底是不是使用其他活人的肺臟作為器官來源?
追查國際2020年3月1號發佈最新調查報告稱,經2019年多項新的調查表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仍在繼續,多地的器官移植業務還在快速擴展。

#武漢肺炎 #雙肺移植手術 #陳靜瑜 #肺哪里來的 #追查國際 #活摘器官
……… ………. ………. ……… ……….. ……… ………

敬請關注真相傳媒 Truth Media各大媒體發佈平臺:
真相傳媒網站 https://www.truthmedia.info
YouTube https://tinyurl.com/youtube-truth-chinese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ruthMediaCHN
Pinterest: https://www.pinterest.com/truthmediainfo/
網門 https://tinyurl.com/truth-ogate

回复

請輸入您的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