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紀委常務副書記 轉世輪回的離奇故事 | 真相傳媒

0
21

💢前紀委常務副書記 轉世輪回的離奇故事
#轉世輪回 #李正亭 #劉子同 #白娃

那是1918年的11月,在陝西省神木縣有一戶窮苦人家,呱呱墜地降生了一個男嬰。
這個男嬰的傳奇人生,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能清楚的記得他自己的前世。
這個轉世輪回的真實故事,幾十年來在陝北榆林廣泛流傳著。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前中共中紀委常務副書記、福建省委書記李正亭。也就是那個在1918年11月誕生的男嬰。
話要從清末民國初期說起。
陝西省榆林市神木縣沙峁鄉劉家坡村,有一大戶人家,戶主叫劉子同。劉子同秉性仁厚,一生樂善好施,家業也不斷壯大,到民國初年,劉子同去世時,劉家已經成為了當地數一數二的大地主。然而劉子同去世後,劉家的家道就開始衰落。
四年後,陝西省神木縣的萬鎮鄉西豆峪村,有一戶李姓人家,有一個乳名叫「白娃」的4歲幼童,自稱是幾年前去世的劉子同轉世,因為這個小孩準確說出了劉子同家的許多家事,人們逐漸的相信了白娃的話,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了劉子同的兒子那兒,劉子同的兒子聽到消息,特意翻山越嶺的來看望白娃。劉子同的兒子問白娃:“你認得我是誰?”白娃準確的說出了他的名字,並說出了劉家的許多外人無法知道的家事。
自從劉子同去世後,劉家家道衰落,劉子同的兒子就說,聽人傳言劉子同積攢、埋藏了很多銀元,你的子孫們現在生活困難,你能不能指給我們一些。白娃當時就告訴了劉子同的兒子,其中一處埋藏銀元的地方。劉的兒子回去後,果然在那兒挖出了一大罐子銀元。
此後劉子同的兒子多次前來問白娃銀元的下落,白娃從此再沒有開過口。村民們說,當時白娃出生的李家生活非常貧困,處於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地步,可劉子同的兒子按白娃的指引,挖出第一罐子銀元後,只給白娃父母帶來一匹寬一尺(市尺)一寸、長幾米的陝北農家自織的土布。白娃可能感到心寒,也看到了劉家的後代沒落是德行不夠的緣故,所以再沒有開過口。
白娃十三歲的時候,因為李家實在太窮,養活不了白娃,就把他過繼給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王姓家「為兒」(這是陝北對過繼為子的一種地方說法),幹農活、挑水、打石料。逐漸的白娃長大了,出落的身材修長,相貌英俊,王家給白娃娶了媳婦。
當時,世道貧窮,白娃經常爬到陝北窯洞前搭的雨搭(陝北方言叫“廈子”)下抓鴿子吃。後來,陝北紅軍劉志丹北上攻打神木縣花石崖,部隊駐紮在離白娃所在的後申溝村,僅十幾裏地的楊家墕,白娃聽說後,直接就去投奔了劉志丹的部隊。家裏的妻子在守望了兩年後,知道白娃此去回家無望了,就另行改嫁了。
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當年的白娃,如今的李正亭,已經成了中共勞動部第一副部長。可是在文革這場浩劫中,李正亭險些喪了命。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輪回轉世的這件往事,給他扣上宣傳封建迷信、崇尚牛鬼蛇神的帽子。
1967年,陝北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來了一批北京勞動部來的外調人員,這些人對後申溝村村民們一一囑託說,現在勞動部馬上有人來你們村調查,如果他們問到白娃是否給你們講過關於他前世輪回的事,你們一定要否定,這樣的罪名一旦落實,怕是永無出頭之日。
這些人剛走,第二天,果然又從北京勞動部來了一批外調人員,說李正亭在部隊時給人多次講過自己是劉子同轉世,宣揚封建迷信,要求村民們證實,李正亭也給村民們講過這樣的話,陝北人地域、家族觀念很強,出於保護自己村出去的人的願望,都否定了李正亭說過這樣的話。
李正亭還是被打倒了,還遭受了牢獄之災,遭受到非人的待遇。親身經歷體驗了輪回轉生的人,了悟了生死,心志會異于常人,他咬牙堅持活了下來。文革結束後,李正亭複出,後來官至福建省委書記、中紀委常務副書記,2011年去世。
1980-1990年代,李正亭多次回陝北老家探親,看望自己生身的李家、過繼的王家的親屬時,他還見過劉子同的子孫後代。
如今,劉子同的子孫們,分佈在陝北各地。
那麼,李正亭所講述的自己轉世的經過是什麼呢?以下是李正亭出生地,陝西省神木縣的萬鎮鄉西豆峪村,以及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村民講述的,李正亭從小以來講給他們的轉世經過,這個故事如今已在陝北民間廣泛流傳。
劉子同死後,突然發現自己蹲在自己家窯洞外院子圍牆大院門的門梁上面,往下看,全家人披麻戴孝、忙忙碌碌的進出,自己下了牆,妻子迎面走來,竟然根本就不認識自己,再一看,自己的子女、親友都對自己視而不見,心裏感到很苦悶;後來,看到窯洞裏放著一副棺材,人們把棺材抬起要下葬,自己也跟著看熱鬧,隨著人流就開始往村裏的墳地走,在墳地的黃土梁上,已經挖好了一個大坑,人們把棺材放入大坑,他感到好奇就湊上去往下一看,竟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嚇了一跳,就縮了回來。
此時,陰陽先生手中持著一個招魂燔,開始繞著墓穴念咒,突然間,平地起了一股卷天卷地的旋風,直接奔劉子同而來,要把劉子同捲入墓穴,劉子同大吃一驚,飛速轉身,竭盡全力向黃土梁下奔跑,終於擺脫了這股旋風。
下山後,他沿著山路看到一位老農趕著一匹驢,就順便騎了上去,驢子吃重後,走的很慢,老農一路不停的鞭打驢子,自言自語地說:“這牲口今天真怪,今天什麼也沒馱,走的這麼慢,平時馱著貨也比今天走的快。”
一路走到神木縣萬鎮鄉西豆峪村,老農把驢子牽入自己家的院子,院裏的黑狗發瘋一般的沖著驢子吠叫,家裏人怎麼拉都拉不住,後來,劉子同躲在了卸下的驢鞍子下,狗看不見了,才停止了撲咬。劉子同嚇得貓在驢鞍下一夜沒敢動。
第二天,老農要牽驢出門,劉再次騎在驢身上開始免費旅行,走過一個圍牆邊時,又遇到一隻狗咬他,劉縱身一跳,上了邊上的圍牆,沿著圍牆走到窯洞邊,爬到窯洞頂上,突然發現前邊有一家人家窯洞的煙筒上冒煙,劉子同很奇怪,就想,現在還沒到中午作飯的時候,其他人家都沒有生火,就他家怎麼起火作飯了?就爬到煙筒上往下看,這一看不要緊,一下子就從煙洞上掉了下去,再一看,自己變得小手小腳,成了一個初生的嬰兒。
出生的第二天中午,母親在炕上睡覺,家裏只有奶奶在院子裏幹活,此時,一隻雞溜達著進了窯洞,跳上了鍋臺(做飯的灶台),接著又跳上了大鍋的鍋蓋上,劉子同,此時應叫「白娃」了,急了,心想這不是把人吃飯的鍋給弄髒了嗎?情急之下,伸出小手趕雞,嘴裏還吆喝著。
奶奶在院子裏聽到屋裏有人趕雞,進來一看,沒有人,但確實看到有一隻雞在屋裏,非常奇怪;第二天,奶奶在院子裏又聽到趕雞的吆喝聲,進屋一看,還是沒有人,如此幾次三番,奶奶發現是出生才幾天的白娃。奶奶吃了一驚,說:”你再說話,我就把你當妖怪在尿盆裏溺死。“白娃嚇壞了,再也不敢說話了,甚至到了該說話的年齡,他還故意比一般孩子晚說一段時間。
三歲多,白娃和小夥伴們玩耍時,說自己是劉子同轉世,還詳細講了自己轉世的經過和前世的很多故事。這才引來劉子同的兒子來核實、認親的事。
當年,白娃李正亭過繼給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王姓家「為兒」時,又給村民們詳細講述了自己轉世的經歷,還說自己這一世可要當一個大官呢。村民不太相信,說:“你窮的吃了上頓沒下頓,給人家為兒的人,還說這種話?”可是李正亭後來真的成了大官。
九十年代中期,民間大興氣功熱,有人採訪過李正亭,但經歷過文革的李正亭再也沒敢承認自己輪回轉世之事。

▬▬▬▬▬▬▬▬▬▬▬▬▬▬▬▬

敬請關注真相傳媒:
🔷 真相傳媒網站 ► https://www.truthmedia.info/
🔷 乾淨世界 ► https://ganjingworld.com/zh-TW/channel/uOBkX4vM2SY2b
🔷 Twitter ► https://twitter.com/TruthMedia123
🔷 Telegram ► https://t.me/truthmedia99
🔷 SafeChat ► https://safechat.com/channel/2778507431114772480
🔷 Lbry/Odysee ► https://odysee.com/@TruthMediaCN:45
🔷 YouMaker ► https://www.youmaker.com/c/veEKzo3v972b
🔷 Rumble ► https://rumble.com/c/c-391755

回复

請輸入您的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