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不滅!她經歷瀕死體驗後……

0
41

雪梅親身經歷了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瀕死體驗後,從此她常懷慈悲與關愛。她開始關注人們心靈的苦難。用她自己的這段體驗,去幫助他人解脫苦難。令生命充滿喜悅。

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瀕死體驗,改變了我這個死硬的無神論者。

我叫雪梅,自幼父教甚嚴,馬克思主義的學說根深蒂固。在大學裏就積極入黨,是一個徹底的唯物論者,對唯心主義的東西一直排斥,對任何宗教和信仰從不沾邊。我有咳嗽的病根,每年冬秋發作,得去診所吊青黴素點滴。

那天晚上8點到診所,躺在病牀上約摸半分鐘左右,我就有不好反應,是藥物嗎?因為批號不同?但已經晚了,伴隨一陣類似火車碰撞鐵軌的刺耳聲,我忽然墜入一個黑暗的隧道,並向前猛衝。巨大的恐懼向我襲來,我是怎麼了?想停停不住,想回回不去,想喊喊不出,試圖掙紮卻做不到。我感覺自己是某種物質微粒,在一個永無止境的迴圈軌道裏猛衝著。儘管我的身軀躺在剛才的世界,而「我」卻進入了一個與之隔離的空間。我驚惶、絕望、無可奈何的在似乎永無止境的隧道裏漂浮著。

這便是死亡麼?如果是,那麼我為什麼這麼清醒?只是與剛才的世界隔絕,卻沒有消失?
沒有痛苦,輕飄飄的,甚至很舒服。此時,在另外空間的生命圍繞著我,他們充滿了善,
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安慰我,祂無聲無形、寬宏明亮、溫暖慈祥、猶如春天的陽光包圍我、引領我。我明白那是某種高於我的靈魂,祂能解答我的一切疑問,安撫我驚惶的心。為我打開生死的大門,看到生命的另一面。

俗稱的「死亡」其實是生命的另一個階段,正如我此刻的體驗:我的靈魂清楚真實地存在著、思考著。我已不再置身黑暗冗長的隧道,而是在一片明亮、溫暖、潔白的世界裏。我還同時可以感受到幾個不同的空間。我感覺徹底的解脫了、一切苦惱離我而去,感到永恆的寧靜與幸福。

當我體察到這個世界時,我看到了肉體周圍所發生的事──我的傳呼器在響,醫生在和別人講話,甚至穿透牆壁,看到吊在一個衣櫥裏的兩個衣架。在醫生靠近時,我知道必須引起他的注意,這樣他才能救我。

我決定要回到塵世。人生中還有需要完成的事情,孩子太小,無法獨立,也不願父母為我傷心!

這些念頭一閃過,便覺著靈魂向下急墜。一陣天旋地轉後,終於與軀體合而為一。我睜開眼,坐了起來,狂吐不止。醃菜一般黑色的液體。醫生詫異:小小的胃怎可裝下這麼多東西?

我卻感到身體被淨化了。我一點兒責怪醫生的意思也沒有。因為他的錯誤,我才經歷了這一切,洞察了此岸與彼岸的世界,消除了對於死亡的最大的疑惑和恐懼,令我對生命的意義和世界的認識徹底改變。
——————————————————-

後記
雪梅開始關注人們心靈的苦難。用她自己的這段體驗,給臨終的老人、癌症患者、痛失親人的人們……等正經歷恐懼、絕望、精神痛苦的人們提供心靈的援助,讓他們獲得了解脫。

常懷慈悲與關愛,令雪梅的生命充滿喜悅。

本视频取材於美国《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NDERF)網站《雪梅瀕死體驗》一文。

回复

請輸入您的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