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89學潮跡象 許章潤被停課引眾怒

0
26

2019年3月25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被校方通知撤銷所有職務、停止所有的教學科研工作,並將大幅削減他的工資,還將對他進行調查,重要原因是,他自去年7月以來寫的文章。

許章潤被停課調查事件引眾怒,被指再現引發抗議學潮的跡象。

清華大學校友發出公開信,要求校方立即恢復許章潤工作,並開放外界聯署。

截至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上午十二點,已獲北京大學、上海復旦及北京清大等各大學校友、職工聲援具名聯署,參與人數已逾七百。

二〇一八年七月,許章潤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批評中共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同年十一月底及二零一九年一月,他又先後發表題為《低頭致意,天地無邊》的長文,以及《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下兩篇。

文章稱,中共已成為一個超大型的極權國家,卻拒絕以優良政體升級換代,如今中國民間維權一呼百應,公民結社的政治要求呼聲鼎沸。面對此情此景,於血腥中登場的極權體制,到了退場時節。

文章還稱,“閣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競爭為首任民選總統,
合力同心,而為中國的大轉型踢出『臨門一腳』。疑似對北京現領導人提出建議。

公開信提到,對於許章潤教授因言被停課遭調查的遭遇,感到震驚、不解和憤怒。許發表評論,實屬大學教授本職,也是憂國憂民的體現。

與此同時,清華大學教授勞東燕,撰文寫到:“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順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過不斷地自我審查,來求得一時的苟且安寧,幻想從此高枕無憂。

在這樣一個社會中,在這樣的一種體制下,你我又怎麼知道,下一個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

旅美學者夏業良四月四日對自由亞洲表示,現在國內的氛圍是一種紅色恐怖,已經進入了奧威爾所說的一九八四,你說什麼、做什麼,『老大哥』都在監視著你。

近期,中國有多名知識份子『因言獲罪』。重慶師範大學教授唐雲
被學生告發,上課時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被撤職並降級處理。

貴州師範大學楊紹政教授,因發文透露中共黨政人員每年耗資20萬億元人民幣,二〇一八年八月被校方開除;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翟桔紅副教授,因在課堂上批評人大修憲,二〇一八年五月被撤職。

一些沒有被撤職的學者,也謹言慎行,把精力轉到業餘愛好上。

重慶師範大學教授楊濟余,在《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中表示:新『坑儒』運動或新的『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收拾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楊濟餘表示自己膽小而心高,為了妻女的安寧,自己儘量不惹事非,但他認為恐懼也有底線,“對那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我信奉『沉默是金』;但面對思想逼迫,我信奉『沉默是狗屁』。”

美國耶魯大學法律學者、現任中國法律與歷史國際協會主席張泰蘇認為,中共當權者打壓自由派思想學者,是有系統、有制度性的整治中國學術界,手法比毛澤東當年更有深遠的負面影響。

中共到底在怕什麼?

回复

請輸入您的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